频道首页 | 网站首页
WTO | 自由贸易协定 | 国别专栏 | 贸易实务 | 商务 | 进出口统计 | 配额
现在位置:频道首页 >> 信息正文
中美世贸协议述评

发表时间:2005-05-27      发表评论



  一、谈判过程简述
  今年四月份朱镕基总理访美,带着志在必得的信心和美国谈判加入WTO问题。但是,就在中国方面认为已经做出了很大让步,美方应该满足的时候,克林顿总统却出人意料地拒绝收下这份礼单,同时还把中方所做的让步承诺公布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网站上,意在锁定中国的让步,并逼迫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等关键领域,保护美国的纺织业不受中国进口的冲击。这种单方面的做法终于使中国谈判代表团无法下台。朱总理当场申斥美方不够意思,不替中国领导人考虑如何向国内老百姓解释的问题。中国代表团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就在这段时间,中国所做的承诺在中美两国都激起了强烈反响。美国商界各大公司看了让步清单喜出望外,国会议会们也一改反华调子,纷纷发言表示应该与中国签署协议,感到错失了签约的好时机。同时,中国国内业界人士却一片哗然,“二十一条”之说不胫而走,政界上层为之震动。于是,当美国助理贸易代表卡西迪应总理之约来到北京准备补签协议时,却发现总理已经身不由己,无法答应原来的条件了。
  正在中国各界吵吵嚷嚷反对让步清单时,美国的炸弹开花在中国驻南大使馆。一时间,美国对华的战略企图昭然若揭。以中国军事科学院为中心的军事专家研究了美国投向中国使馆的五枚炸弹后,一致认定,这只能是精心策划的蓄意轰炸。无论其轰炸的真实理由是什么,毫无疑问的是,美国根本不把中国放在眼里,而且无法排除美国有投石问路、试探中国虚实,以便对中国实施战略打击的可能性。而美国却一再申辩这只是误炸,抛出了种种拙劣的说法来掩盖其以中国为敌的真实意图,这些说法甚至连美国官员都认为难以自圆其说。得寸进尺、轰炸和欺骗激起了每一个还关心着中国前途命运的有良心的中国人的愤怒。众怒难犯,中国领导人不得不宣称,美国不解释清楚轰炸的原因,中国就不再和美国继续谈加入世贸问题。但是,美国怎么能解释得清楚呢?怎么敢解释清楚呢?于是入世谈判陷入了僵局。
  然而,奇怪的是,美国仍然没有解释清楚轰炸原因,中国却从9月6日起又与美国恢复了入世谈判。信号非常清楚,中国太急于加入世贸了,以至领导人信誓旦旦的宣言竟然烟消云散。刚恢复谈判时,江总书记还定了一个调子,坚持权利和义务的平衡,重申发展中国家的身份。根据这一精神,外经贸部的谈判代表也放出风来,美国四月份单方面公布的中国的承诺是不准确的,至少有15点误解。重开的谈判必须在澄清15点误解的基础上进行。美国方面则针锋相对地反驳说,重开谈判必须在四月份公布的承诺基础上进行。于是谈判再度放慢脚步。说话就到了10月底,眼看离11月30日西雅图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日子不多了。中方心里越来越急切,越来越等不住了。这种心情被美国人看在眼里,喜在心上。于是克林顿非常配合地给江总书记打了两次电话,给足了中国领导人以大国面子。中国方面找到了可以向老百姓交代的理由,双方又重新坐到谈判桌旁。但这时美国方面已经完全掌握了中国的底牌,知道中国说什么也得入,于是进一步抬高价码,要求中国加快市场开放的速度,给美国优先考虑的领域更大的开放,对美国关切的纺织业以更灵活有效的保护。同时,美国方面也体谅中国代表团的难处,在控股权是51%还是50%问题上做了灵活的退让。
  于是一份新的协议,一份比四月份让步更大、更具实质性的中美双边WTO协议诞生了。谈判成功了,谈判双方都赢了,唯一的输家是中国的前途和老百姓的饭碗。
  二、新旧协议要点比较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4月8日公布的《市场准入和规则承诺》(旧),和美中商务委员会11月15日公布的《美中双边WTO协议摘要》(新),我们可以看出究竟新协议是否比旧协议作了更大的让步。
  农产品问题新旧协议基本一致,中国对美国优先考虑的牛肉、葡萄、酒、干酪、家禽、猪肉等农产品的关税作了大幅度的减让,从目前的平均31.5%降到至迟2004年1月的14.5%。同时对于玉米、棉花、小麦、大米、大麦、豆油等大宗农产品的进口建立关税率配额制,给予美国很高的起点配额和配额年增长率,在配额内的进口只征收1-3%的象征性关税。为了防止国有粮食部门浪费进口配额,协议还规定中国私营部门可以获得很高比率的进口配额,以保证美国能够用尽中国承诺的粮食配额。取消动植物卫生检疫,接受美国药物管理署的安全证明,从而放弃了限制从美国进口农产品的最重要的非关税壁垒。同样重要的还有,中国将取消对农产品的出口补贴。一方面放开进口,一方面削弱出口,这就是农产品协议的中方让步要点。
  工业产品问题有一处重要调整,调整的方向是实质上有利于美方的。我先简述一下共同要点。中国工业关税将从1997年的平均24.6%降到2005年的平均9.4%。对美国优先考虑的产品则降到7.1%。大多数关税削减将在2003年底前实施。中国将参加信息技术协议,对于诸如计算机、电信设备等高技术产品将取消全部关税。重要调整是在汽车业上,汽车业是美国最关心的产业之一,汽车业巨头在美国政治中的影响很大,而且过去美国曾有过被日本汽车打败的经历,因此这次美国希望确保其汽车业能够先发制人,利用WTO谈判的机会,赢得竞争优势。旧协议曾规定汽车关税从目前的100-80%的水平削减到2005年的25%,新协议同意中国的要求,将时间延长至2006年。作为交换,汽车关税削减的最大份额将发生在加入后的第1年。不仅如此,中国同意美国非金融公司向中国购车客户发放汽车贷款,从而实际上大幅度降低了汽车销售价格。这样,中国汽车业将遭受的冲击将会更大、更直接、更迅速。
  服务业的让步也是令人吃惊的。新旧协议都承诺给予外国公司以全部的贸易和分销权利,包括进出口、批发、零售、售后服务、维护和修理、和运输,以及全部的分销辅助服务的权利,包括租赁、空中快递、货物寄送、仓储、广告、技术检测和分析、包装。全部限制都将在3-4年内取消。新旧协议都允许外国专业性服务业,如法律、会计、税收、管理咨询、建筑设计、工程、城市规划、医疗等行业,可以无限制进入中国市场,并拥有多数股权。不同的主要在电信、保险、银行、证券和视听产品等部门。关于电信,新的协议摘要指出:“在美国同意中国的请求,把外国股份参与价值增值和寻呼业务的比例限制在50%以内的同时,中国同意既显著加速在前2年里外资股份参与的比例,又加速取消地理限制。”其中最有意义的是北京、上海、广州的电信业务开放问题,这三个地区(在协议中被称关键电信服务走廊)的电信业务量占全国业务总量的75%。旧协议规定,这一走廊在加入世贸组织时开始开放,到2003年时全部开放。新协议则规定,“这一走廊将自加入之日起立即开放全部电信服务。”也就是说,自加入之日起,全国电信业利润最丰厚的部分将立即遭到强大冲击。此外,新协议还增加了对因特网服务商进入中国市场的保证。保险的情况与此相似,在其他条件都与旧协议一致的情况下,加速取消人寿保险的地理限制,增加外国股本的比例,但同时美国同意将比例限制在50%以内。银行业属旧协议未定部分,新协议明确,美国银行可以在5年内享受完全市场准入,2年后即可向中国企业经营人民币业务,5年后可向居民经营人民币业务,而且中国接受金融服务协议。这虽然并不等于立即实现资本项目下的人民币自由兑换或开放资本市场,但是5年后再要实行资本项目下的人民币不可自由兑换从技术上讲就很困难了。视听产品方面,新旧协议都承诺在外国可在其视听产品销售业中拥有49的股份,以及拥有并经营电影院的权利,新协议更同意自加入之日起即进口电影40部,3年内达到50部,其中20部电影将采用分账制。旧协议中证券业尚在讨论中,新协议则允许外国少数股权的证券公司享受中国证券公司的同等待遇,并建立了一个美国财政部和中国之间的资本市场对话,实际上拥有了对中国证券市场规则制定的关键性发言权。
  在市场规则方面,新协议明确地规定了两项制裁性规则。其一是所谓进口潮机制,也就是说,当美国认为来自中国的进口过快过多时,这一机制就可以启动限制进口。这一机制将在中国加入WTO后12年里有效。其二是反倾销机制。“协议保证,美国可以在15年内当涉及中国的进口时,继续应该目前的非市场经济法处理反倾销事例。当然,中国可以请求适用美国法律检查特定部门或整个经济体来决定,它是否属市场导向,从而不再服从这一特定法。”有了这两项机制,美国实际上仍然可以随意限制来自中国的进口。更值得注意的是,新旧协议都规定,中国同意自加入之日起即实施贸易相关投资准则协议,这意味着当我们出现贸易赤字时不能限制进口,不能以允许跨国公司进入我国市场为条件要求其转让技术,连国产化率这一用词都将被淘汰,还不能以进口该国商品为由要求补偿贸易。这就基本上排除了引进技术的可能性——而这是中国实行改革开放的主要理由之一。
  此外,新协议还规定一项纺织品防卫条款,该项条款将在WTO关于纺织品和服装的条款消失后继续有效,直到2008年12月31日。这意味着,在纺织品贸易上美国虽然将在2005年取消配额,但却设了三道防卫机制来限制中国向其出口,其实际效果应该不亚于配额。这是非常值得注意的。从龙永图先生的讲话中我们看到,加入WTO的实际好处说来说去就是纺织品出口能增加,并能由此解决290万人的就业。但是如果看一看这三道防卫机制的话,我看连增加纺织品出口都要大打折扣。事实上,世界上主要贸易国都和中国互为最惠国,只有美国例外。而偏偏美国又是中国的主要出口对象国,出口的产品又主要是纺织品,因此,获得美国的最惠国待遇的最直接的理由就是要增加纺织品出口。如果中国加入了WTO,也得到了美国的正常贸易国待遇(即最惠国待遇),但却仍然不能向美国增加多少纺织品出口的话,那么我们不禁要问,我们在这场“斗智斗勇”的世纪谈判中究竟得到了些什么呢?
  龙永图先生在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中一再强调,在这次谈判中我们坚决不让美国掌握50%的控股权。比如关于开放电信业和保险业的问题,龙永图说,“这是21 世纪的大产业,他们一定要掌握主导权,也就是说进入中国的市场后,他们必须有管理控股权”。“我们在最后一分钟坚决打掉了他们要求掌握管理控制权的说法。”但是,事实上,一个企业的主导权并不完全取决于股份的多少。技术掌握在谁手里,销售渠道掌握在谁手里,品牌掌握在谁手里,谁掌握经营决策大权,这些都是影响企业主导权的重大因素。正如我们在中外合资企业的里看到的那样,有时候外方只占了股权的一小部分,但却掌握着事实上的主导权。因此,所谓争得了50%的股权就是争得了主导权的说法,似乎就只是给自己和给老百姓一个安慰,并没有太大的实质性意义。美方完全懂得这一点,所以他们不坚持要50%的股权,并且得便宜卖乖,把这个也当作所谓让步来换取中国市场的加速开放。这的确是新旧协议的最大区别。
  三、加入WTO意义何在?
  虽然中国初步形成了一个完整独立的国民经济体系,但是当这个体系被划成无数个独立核算的市场经济主体,每个主体独自面临跨国公司的面对面竞争时,其结局只能是被淘汰或兼并。在强弱对比很明显的情况下,政府决意加入以自由贸易、自由竞争为基本理念的WTO,最大限度地撤除保护,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单纯从发展经济的角度是解释不通的。加入WTO后只能是跨国公司占尽国内市场,本国企业的大批倒闭或被兼并,工人、农民大批失业,社会购买力进一步萎缩。有的人以为引入了平等的国际竞争可以激发本国企业的竞争力,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我却看到,跨国公司所到之处,第三世界各国的民族企业无不纷纷倒闭、破产。这些企业也许被激发起竞争性了,但实力相差过分悬殊,终于成了跨国公司嘴里的小鱼小虾。
  因此,唯一的解释只能是政治原因。正如龙永图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协议达成主要是江主席与克林顿总统从发展中美关系的战略高度出发,排除了很多障碍,作出了重大的政治决策,使得这次谈判得以成功。”这“真正体现了我们中国领导人在坚持改革开放方面的勇气和决心”。这就暗示,是出于政治原因,特别是出于坚持改革开放的需要,我们必须在经济上作出牺牲。也就是说,在加入WTO问题上,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成了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而且只能是取改革开放而舍经济发展。龙永图是这样解释入世的政治意义的:“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必须在世贸组织中取得应有的地位,因为世贸组织就是世界经济联合国。中国人长期被排斥在世界经济主流之外的时代必须结束。随着世界经济全球化的到来,国与国之间的经贸关系越来越紧密。中国必须在世界经济全球化这样一个大的浪潮中接受冲击,接受洗礼,成长壮大,中国在21世纪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经济大国。”但是这个说法也并不成立。因为这个世界经济全球化浪潮是美日欧三家跨国公司争雄的浪潮,融入这个主流便是成为跨国公司的打工者,便不可能成为真正的经济大国,而只能是经济附庸国。旧中国曾经作为殖民地被融入过世界经济主流的。但当1929年的大萧条到来时,企业破产比例最高的不是美国,而正是中国。经过五十年的发展建设,中国经济虽然有了长足进展,但我们也不能不看到,这离可以与跨国公司正面较量的时候还很远,还不能说融入世界经济潮流就不会被吞噬。从这个意义上,与其融入经济全球化潮流,成为发达国家的新殖民地,还不如与这一潮流保持距离,维护中国独立自主地发展的空间更好。一百五十多年来,中国历经国际潮流的沧桑,应该懂得国家主权才是高于一切的。在五、六十年代的日子里,中国面对国际反华潮流,沉着应对,没有为了迎合国际潮流、进入联合国而放弃自己的主权。相反,正是因为中国坚持独立自主的内政外交,反而赢得了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广泛支持,形成了新的国际潮流,最后在联合国形成强大的亲华力量,把中国抬进了联合国,而把台湾赶了出去。同样,今天如果我们能以十三亿中国人民的生存和发展为第一优先考虑,也没有必要去融入这个跨国公司主导的全球化潮流,更没有必要放弃经济主权。
  如果说这些政治理由也不成立的话,那么究竟是什么促使我们的领导人敢倾中华之国力、结与国之欢心呢?我辈百思不得其解。也许这正是领导人的高明所在吧。用龙永图的话说:“这就像小平同志70年代末提出的改革开放的政策,当时大家并没有看到它会对中国老百姓的生活产生什么影响,但是10年、20年以后,普通老百姓、整个中国都从小平同志的改革开放政策中得到了很大的好处。”
  但愿如此。我并不愿意相信外经贸部是在执行买办路线,更不愿意相信领导人是跨国公司的总代理。这个结论实在是太严酷了。
稿件来源:韩德强
相关专题:美国正式对中国九类纺织品设限

短信订阅】【信息定制】【发表评论】【收藏此页】【纺织通】【联系行业分析师


  相关资讯  
  • 中纺商会举办哥伦比亚牛仔布反倾销调查案件应对成功总结会 2018-10-12
  • 商务部:对加拿大将浆粕反倾销措施诉诸WTO表示遗憾 2018-09-12
  • WTO应中国要求成立专门小组审查欧盟“替代国”做法 2017-04-06
  • 中纺商会召开印度聚酯短纤反倾销调查应诉协调会 2017-02-21
  • 世贸组织成员对华反倾销“替代国”做法到期 2016-12-12
  • 反倾销半年涉案85亿 中国出口难破贸易壁垒 2016-09-18
  • 印度对涉中国粘胶短纤维作出反倾销日落复审终裁 2016-07-21
  • 印度将举行对来自中国粘胶短纤维反倾销听证会 2016-01-11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姓名:
    标题:
    内容:
    查看更多评论
    请您注意: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
       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发表的作品,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 图片新闻
    信息搜索
    关键字:
    类  型:
    热门关键字: 配额 产业 家纺
    分类查询
    政策: 法律  法规  公告
          规章  通知  预警
    政府: 国务院 国资委 发改委
          商务部 外交部 财政部
          外管局 海关 央行 税务
          质检 工商 协会 商会
    机构: WTO DOC CITA
          USDA JCCT
    区域: 美国  欧盟  印度
          日本  韩国  巴基斯坦
    贸易: 进口 出口 配额 争端
          结算 技巧 信用证
    投资: 案例  环境  策略 
          分析  走出去
    产业: 战略  升级  集群
          趋势  品牌
    财政: 融资 理财 消费
          出口退税
    金融: 外汇 期货 资本 保险
          银行 股市 债券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信息定制
    第一纺织专业网站群  
    CopyRight ©2005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沪ICP备10039135号